煮飯婆的廚房故事(四)

如果說廚藝,我覺得我沒有什麼廚藝可言,因為我從來不會好好學習,做菜就喜歡自己亂加調味料,做到自己想要吃的味道為止。所以今天同樣的菜,同樣的調味料,我改變其中一樣或者多加一樣調味料,可能會出現完全不同的味道,也或者與之前的味道相似,加不加料改變不了什麼。


 


所以說,如果你問我食譜,第一次我給你這樣的味道,第二次可能會有所不同,甚至說,牌子不同的調味料,煮出來的菜也會有所差別,這也是我根本不知該怎麼給人家食譜,我都嘛亂來!


 


我說我沒有好好學習做菜是真的,因為就算看了食譜,我也看一次就算了,不會一邊煮一邊看,因為大概的知道材料和調味料後,我就大約的煮起來了,因為我不可能像做蛋糕那樣,一樣一樣的去量調味料和材料的份量,我總是大概的了事,所以難免有時我煮的菜會出槌,就是這樣啦!


 


除非是完全新的菜色,我沒吃過,又或者我看到不一樣的調味料,我才有可能跟著食譜去做,不過這些菜做出來是不知好壞,因為沒吃過的話,是難以比較,只求嚥得下就可以了。


 


有時出去外面吃到好吃的菜色,就會回去自己試做,所以我家廚房的調味料的瓶瓶罐罐總是比其他人多,就算醬油就有兩種以上,醋也是,有日式酢,有紅葡萄酒醋、鎮江香醋、白醋等等,各種醬料擠滿了我的廚房,但也因為有這些醬料,我才可以變化我的菜色,嘗試新菜色來滿足我的胃。


 


說到調味料,我想我家裡的辣椒調味也蠻多的,舉凡泰式辣椒醬、印尼辣椒醬、韓國辣椒醬、甜辣醬、辣豆瓣醬、沙茶醬等,包括我家鄉著名的甘文閣辣椒醬(缺貨中)也可以在我家廚房看到,因為我家的兩個人都喜歡吃辣。


 


而且不同的醬料用在不同的材料上,會有不同的味覺效果。我家小花園裡還種了不少朝天椒呢!但家裡的產量是趕不及咱家吃辣的量,所以常常還是得到菜市場去「批貨」,然後把朝天椒分三次切好裝入保鮮盒,這樣要吃的時候就可以拿出來,無論是做醬料還是炒菜、炒麵,不用再去準備。我家的蒜頭也是如此處理,大約兩大粒的蒜頭可以吃四天或一星期,所以煮飯婆也是將蒜頭切細、剁碎的放進保鮮盒備用。


 


不過,話說回頭,煮飯婆我最怕處理辣椒了,因為在有許多「難受的」和「慘痛的」經驗啊!很久以前,可能十年以前吧!看人家切辣椒都不用戴手套,還可以切一大堆辣椒,心裡就想說,難道不辣嗎?有一次,由於要弄青辣椒酸,買了不少的青辣椒來醃漬,因為青辣椒本來就不太辣,所以也就手拿著青辣椒就切了,後一切都弄好醃漬了。


 


結果,到了下午,雙手就開始有灼燙的感覺,而且越來越難受,這種感覺只有你有被辣椒灼燒過才會感受得到的難受。那時是最難忘的一次,雙手痛得不知該如何是好,聽人家說用牙膏塗抹可以减輕灼燙,就試!聽說用油可以,用!聽說用鹽巴也有效,結果都沒辦法減輕那種難受,一整個下午都很難受,到了晚上更是痛得睡不著,沒有辦法可行之下,只有用小桶裝了冰塊和冰水,把手泡在冰水裡,才漸漸的減少那種痛楚。


 


既使十多年後,我還是怕被辣椒辣到手,每次處理辣椒時,都會特別小心,當然多多少少也會不小心給蹦出來的辣椒杍給辣到。就在前兩天,在切一堆朝天椒時,感覺好像有辣椒杍掉到腳上了,可當時忙得沒有馬上去清洗,結果到了下午,哇!不得了,出門逛街時穿著襪子和球鞋的腳背開始隱隱作痛了,結果越走越難受,因為被辣到的地方如果悶熱會更痛,所以一回到家裡馬上脫鞋拿冷水沖,才減輕痛楚。


 


不過,這個痛還持續了一整個晚上,因為冬天,沖熱水澡時,腳又開始一陣一陣的灼痛,時不時要去沖一下冷水,唉!就因為疏忽,就因為以為可能只有小小的辣椒種子,應該不會太辣,結果還是受了辣椒的苦。


 



做菜做了這麼久,都還不知該怎麼解決這個問題,不知道誰有很好的方法呢?


 


 


 


煮飯婆的廚房故事(三)

再說我以前住套房的小廚房,以前煮辣的或味道重的菜時,煮好總得開門讓氣味流通一下,因為沒有抽油煙機,煮完菜油煙仍飄散在空氣中,一定要開大門和窗戶流通一下房間的氣味。


 


記得,有一天,忘了那時煮什麼菜了,碰到一個剛搬來不久的新鄰居,住在最後頭的套房,410,記得那時一層樓共有六間套房,左邊兩間,我們住右邊的第二間,走廊的盡頭是佔地較大的套房。這位新鄰居就住最盡頭的那一間。那一間前一位房客跟我還比較有聊天,常常跟我說她都睡不好,而且常看到有「東西」,也問我有沒有到或見到,我當然不想見到這些「東西」啦!這位小姐租了快一年,還沒期滿就搬走了。


 


說到這位小姐,就先說她的八卦!她的男朋友在科學園區裡上班,有輪班制的,所以很多時候白天他們都在睡覺。有一年,我的生日,我家老爺叫了當初我們結婚時的證婚人之一的朋友來家裡吃蛋糕,那晚三人拿了蛋糕正要開門的時候,我就聽到盡頭套房傳出奇怪的聲音,聽著聽著,我還自言自語的說:咦!怎麼有小狗在叫?結果,我老公就說,哪是啦!是叫春啦!哇!不會吧?結果隨行的那位朋友也很尷尬的說是!


 


就在這樣的情況下,偏偏我老公竟把鎖頭給弄壞了,開不了門。哈哈!這下可好了!進不去,又不好意思站在門口聽人家辦事。好囉!下樓去大門口等鎖匠來。半小時後,一面擔心鎖匠來會聽到410套房傳來的聲音,還一邊擔心他們叫完了沒有。後來是鎖匠三兩下就搞定,換了整個鎖,也沒聽到陣陣叫春聲了。


 


其實啊!我們常在白天聽到410房的恩愛聲音,畢竟那裡的建築隔音非常差,在走廊都可以聽到房內稍大的說話聲音,除非很小聲,連在浴室也可以聽到人家講話的聲音。也因此,我們還把原來的大門換掉,改裝雙門的大門,否則常會被動作大聲音大的人在走廊說話或走動給吵醒,所以就狠下心花一筆錢圖一點清靜。


 


話說回來,410新搬來的房客,一個臉上沒有什麼笑容的住戶,我第一次聽到她講話,就是問我是不是常常有煮菜,我就笑著說是啊!以為人家也一樣會讚美一下說我煮的菜香。結果人家冷冷的說:你們有沒有裝抽油煙機啊?每次長下班回來都嗅到油煙味,這對我們的健康很不好,可不可以裝個抽油煙機?記得當時我就被她嚇了一下,就傻傻的嗯嗯應著。


 


後來跟我那個長得沒有笑臉的老公說起這件事,他就叫我以後煮好菜就不要開大門通風,要不然就開個小縫就好。「可是要我們怎麼裝抽油煙機啊?她也不是不知道套房的格局,要裝也沒辦法裝啊?難道要油煙抽到走廊去哦?真是的!以後她要是再講,就問她怎麼裝好了,不然叫她介紹會裝的人,那我就裝啊!」老公也有一點不高興了。


 


因為這套房的住戶很多都是單身族,他們吃飯都吃外邊的,所以不用自己煮,也就不會煩油煙的問題,我們總不能也每餐吃外面的吧?


 


再說,住戶常常把走廊堆了一堆東西,不然就是天台曬了一個月的衣服都沒有人收,讓其他的人要曬衣服都少了一些空間,由於他們住的都是租來的房子,都不清理,也不在意,不像我老公時不時就去掃走廊,撿垃圾,然後一邊唸住戶沒有公德心。


不過,我們在這裡也不過住了一年又三個月,也搬走了……






    

煮飯婆的廚房故事(一)

廚房,對煮飯婆來說是一個工作室,一個生產色香味俱全的地方。


 


煮飯婆一天的時間當中,絕對是佔大多數的時間是待在廚房,好比說早餐時間、午餐時間和晚餐時間,甚至是宵夜和點心。這樣一說,煮飯婆是不是大部份的時間都消耗在廚房裡了呢!


 


其實,如果是幾年以前,從來沒想過自己會這樣的待在廚房裡過活。可是目前我卻在廚房裡數日子數了三年,煮過春夏秋冬。


 


有時候做飯要看心情,心情極差時做什麼事都不順,所以連帶心情不好時煮的菜,可能太咸了,可能太淡了,焦了或還沒熟的,嘻!這樣說不知會不會有人認為是一種藉口呢?。不過,對於煮飯婆來說,心情好,做飯輕鬆,而且還會變化各種口味,搞搞新花樣的。不過,有時煮飯做菜就像例行公事了,就煮不出什麼新菜色,有時自己想吃的,總不可能每天都煮一樣的菜色啊!或者不想做飯,但又懶得出去吃飯,可又總不能餓肚子啊!所以,到最後有九十巴仙的機率還是會下廚。


 


那麼,煮飯婆沒心情下廚時,或者太懶散的時候,天氣太冷的時候,煮飯婆就會想吃外面的,管他是魯肉飯還是上館子都好。不過,平均一星期可能只有一天或一餐會當「老外」,除非有例外。


 


說到煮飯婆的廚房,目前住的這間屋子有比較大的廚房,以前的那個根本不算是廚房了!由於個人喜歡廚具,尤其認為,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,工具可是很重要的,包括餐具,但是家裡的廚房不大,櫥櫃都不夠放,所以很多時煮飯婆看到漂亮又特別的餐具或廚具時,都再三的考慮一番,從價錢到品質,不這樣的深思一番,家裡不會再有走路的空間了!


 


另外呢!煮飯婆有各種的調味料,這些瓶瓶罐罐也佔滿了煮飯婆的櫥子了!所以啊!要改造廚房的計劃,要等有足夠的錢才有辦法實行了!


 


 


煮飯婆的廚房故事( 二)

兩年以前的廚房,可以說並不是算是一個真正的廚房,因為那只是小套房裡的流理檯,一開門就是煮飯婆的小廚房。這樣小的廚房當然不可能有抽油煙機,更不可能有瓦斯管線了。那時做飯都是用人家吃火鍋或烤肉用的小瓦斯爐,然後小小的平底鍋,就這樣在那個小廚房過了四個季節。當時的那個小廚房雖小,卻也能煮出好吃的料理哦!


 


不過當時最大的問題是通風,因為沒有抽風機沒有抽油煙機,做飯時的油煙總會在房裡環繞,而且是沒辦法可以安裝抽油煙機,因為那面墻的另一邊就是走廊,一面厚墻。唯一的窗戶是在後邊。這樣說好了,一打開門就是廚房,即在左邊,而大窗戶則在右邊。


 


由於平日我都自己做飯,所以每次做完飯都得開大門讓房間的空氣流通一下。這樣一來,鄰居下班經過都會嗅到,可我偏愛吃辣,所以呢!自己在煮sambal或辣椒醬時,有時煮一下咖哩,或者辣炒什麼的,味道比較重。有的人嗅到說:哇!好香哦!每天都會嗅到香香的,肚子都餓了!一個唸研究所的男生左鄰居常這樣說。


 


右鄰居呢!則比較少會遇到,也是一個二十歲的男子,說到這位鄰居倒是有一個笑話。事關有一天的夜晚,這位右鄰居的爸爸忽然來按我們家門鈴,說他家的兒子剛由嘉義回來,卻發現出門時沒帶鑰匙,鑰匙留在房子裡了,要借我們家的窗戶爬過去隔壁,大窗戶有個小小陽台,要爬過去不是太難。可是這個爸爸卻在我一開門就說:妹妹,可不可以問你爸爸,能不能借你們的陽台讓我兒子爬過去拿鑰匙?哈哈哈!我就說等一下,關了門大笑了至少一分鐘,就問坐在窗檯那裡的老公:爸,你聽到了厚,可不可以啊?記得那時老公的臉是一半黑的,什麼爸爸,我有這麼老嗎?嘻!那時他一樣留著山羊鬍子。


 


後來,這個兒子就脫了鞋進了房間直往陽台,爬過去了隔壁。結果我們在房間笑到東倒西歪的時候,隔壁的爸爸第二次來按門鈴說:剛剛要出門,一關了門才發現又忘了拿錀鑰匙,能不能再讓我們爬過去拿鑰匙。我說:好,不過那個人是我先生,不是我爸爸啦!隔壁的爸爸說:噢!我看他的樣子有點年紀,以為他是你爸爸啦!哇哈哈哈!簡直是笑死我了!一轉頭,老公現在是全黑的臉,開始在唸,要是再來按門鈴就不要開門了,哼!說到我這麼老,我有這麼老嗎?真是老眼昏花了,哼!


 


嘻!這是插曲啦!



 


(這是兩三年前的樣子啦!)


這樣的一個下午

在這樣的一個下午,窗外飄著細細的雨絲,夾帶著呼呼的颱風,陰暗的天空。上了網路,碰著了中學的同學,有一句沒一句的扯著。
聽著劉若英,不是〈聽說〉這張專輯。喝著熱開水,對啊!我不喝咖啡,喝茶,只是今天連要泡茶都覺得懶。
手上捧著溫熱的杯子,吸取那一絲的溫暖。其實,今天沒有很冷。
我家的bingo在一旁耍花樣,時不時把牠的小球滾進沙發椅下,然後再轉來轉去,引你注意牠,再不理牠,牠就會給你跳上剛換洗的沙發套上,所以,不得不幫牠一次又一次的把小球拿出來。然後再讓牠給滾去那長扁的空間裡。



我的時間也一樣,都滾進了這樣一個扁平的世界裡了。



老同學在那裡說著另一個老同學,說她剛生了一個小男孩。她曾經是學校裡的風雲人物吧!長得漂亮,寫得一手好字,更會寫文章,而且還很會說話,演講總有她的份兒。現在還是這樣嗎?不知道。因為我與過去越走越遠了……
現在在想著從前,多少年以前的從前。我想,回憶喜歡挑在這樣的天氣裡出來搗蛋。
跟老同學嘆著時間流逝太快,而我還在惆悵的過日子,只有想從前。
因為對於未來,沒有把握,空蕩蕩的遊走在這個國度。
老同學仍在那頭問著,台灣的政亂,你擔心嗎?我說,能擔多少心啊?老同學說一有不對勁就趕快回去。
這讓我想起另一個朋友說,我不該再時常想著回馬來西亞,想著家鄉的一切,應該把這個有家的地方當家了,除了家鄉的親人是牽 掛以外,沒有了親人,家鄉就不再是家鄉了。
不過,由於家鄉還有牽掛,所以我只有走在兩個國度之間,繼續……



換了聽張清芳,繼續過著單調的下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