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omen’s Talk


家,永遠是最溫暖的地方。



花草,總有堅強的生命力。



bingo,是我們的寶貝。



你和牠,總是我的牽掛。



美麗的風景,總是會把心留住。


 



古老的建築,是歷史和歲月的痕跡。



美味可口的食物,填了饑餓帶來了幸福。





我,在期待,人生最美麗的歲月。


 


 

生病中的你,像個小孩

看著你沉沉睡去,心裡才鬆了一口氣。


剛才,你像個孩子一樣,嚷著不舒服。


然後一直在撒嬌,說你生病了。


然後,我像是照顧小孩子一樣的照顧你。


心裡頭卻因為你高燒不退而擔心著……


 


今天下班回來,你即說覺得全身都痛,熱得很,我想說,一定是今天出外少喝水的關係,直嚷你多喝點水。後來,你說今晚要早點帶bingo出去,因為很累,要早點睡覺。


我還直呼怎麼可能,要你這個工作狂十二點以前睡覺,是不太可能的。不過,你真的倒頭就大字型的躺在床上,說全身骨頭都痛,這時體貼的老婆就幫你按摩了。剛按摩不到十分鐘,你就直說很冷,我以為你在開什麼玩笑,剛才明明還好好的,還笑著說被我搔癢,現在怎麼一副哭喪著臉呢?


看看情況,就叫你趕快睡,這才發現,一下子,你的身子變得滾燙滾燙的,我就開始急了,問你怎麼了,你卻開始口齒不清的回我一句兩句,很冷,很冷。結果趕快拿了收起來的棉被,那厚厚的棉被只有冬天時才會用到,現在卻在你身上,為你取暖。


雖然蓋了兩條被子,你還是全身發抖,額頭卻熱得嚇人。我說,趕快去醫院吧!可是,不知道為什麼,男人,每每生病,不舒服,就是不要去醫院!說找隔壁的小彭要點退燒藥吃,你說不知會不會是得了登革熱,因為最近去哪裡都被蚊子叮咬,所以還是不要亂吃藥。


結果,一個晚上下來,每幾分鐘就換一下冷毛巾,敷在額頭上,希望能减輕你的痛苦。鬧鐘,指向一點、兩點、三點……你的燒還是沒有退,可是漸漸的給棉被悶出汗來了,趕快拿了毛巾一直幫你擦汗,免得著涼。後來,漸漸睡穩了,我也幫你邊換毛巾,邊擦汗,然後還迷糊的也睡著了。


隔天早上,我說,去醫院,你說,去上班,好多了,沒事了。唉!你總是這樣,一點也不愛惜自己的健康,我只好叮嚀你多喝水,不要喝冷的,不舒服就去看醫生或早點下班。


這兩天倒是乖乖的早點睡覺了。醫院,終究沒去,幸好,人暫時是沒事了。


 


PS老公,你不是鐵打的,該休息的時候就要休息,不是說,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嗎?你還有很長的人生,還要照顧我和bingo呢!所以,請為了我們,多珍惜自己。


 


 

女人的鞋子(I)


這一兩個月以來,或者說只有一個月?忘了!反正主要是說,近期買了好幾雙鞋子,算算,包括拖鞋,共有五雙,呵呵…我喜歡鞋子。不過,我喜歡是一回事,買卻又是一回事,因為,我看到喜歡的往往都不能穿,每次碰到這樣的情況,我就會心理不平衡的暗罵,干嘛都做那麼大號,就不能做小號一點,都不考慮一下我們這些小腳女人的市場。


 


不過怨恨歸怨恨啦!只有忿忿不平的情緒,最多不買囉!省錢。其實這都是自我安慰啦!不過那種明明很喜歡的鞋子,卻沒有適合的尺寸,那種遺憾和失落,真的讓人感到難過。


 


話說回上個月,因有一個朋友遠從祖國來,就盡一下地主之誼(其實都不算地主啦!因為也是人生地不熟的),去了台北西門町逛五、六個小時,友人這一逛,手上多了四雙鞋,我只買得到一雙,看鍾意的穿不了,唯有勉強能穿,卻非常喜歡的,買下了。回來,有點後悔,因為實在有點大,穿著走路會鬆脫,所以……只能在走很少路時穿一穿,不然太浪費了。


 


後來的幾天,無意逛街,原意是要找洗手間的,在一家大購物中心,看到一雙我喜歡的樣式,那種有點像芭蕾舞的款式,但我穿起來不太適合,後來就一看到這雙有點尖頭的鞋子,價錢是之前看的那雙的雙倍,對我來說是非常的不便宜,後來試穿了,很好穿,因為是小羊皮的關係?不知道,反正很喜歡就對了,拿了最小號的試,還是有點鬆,店員小姐就拿墊子墊了讓我試,就比較合穿,但是我還是考慮了一下價錢,哈!最終是給它買下去啦!因為我要買合穿又喜歡的鞋子不容易啦!就衝著這個理由買了!


 


其實,很多女人都喜歡買鞋吧!因為要配衣服和場合穿不同的鞋子,所以鞋子對女人的妝扮是有很重要的角色。(雖然我也不太有什麼機會去表現)也確實是有一段日子沒有常買鞋了,這一買又要停一些時日了,這次買鞋離上一次買鞋實至少也有一年半載啦!所以,情有可原!


 


有人把鞋比喻為愛情,說女人找一雙好穿合意的鞋是不容易的,而且要找一雙可以穿到老的鞋,更是不易吧?!對我來說,亦如此。


 



 


 





(這雙就是特貴的那雙啦~~)


 





 

bingo~動刀記


    圖片有點血腥,所以怕的人,還是不要看!這是今天bingo在醫院動刀的情況。更多的照片,將貼在相本。※


 





昨天,其實應該說近兩天,bingo一直用腳抓癢,牠頭部有突起腫瘤的地方,還有耳朵,我以為有蟲,結果昨天下午,發現那個有腫塊的地方開始有液體滲出,但還不是血,而我去摸它發現腫脹了,而且比之前大塊,到了傍晚,牠趁我沒注意又死命的用腳去抓癢,結果流了很多膿血,真的很多,我急得打電話找bingopapa,可他卻一直沒接電話,留言卻在七點多時才回我電話,八點他趕回來揂了兩口飯,趕著送bingo去看醫生,這一次看了另一個,因為這問動物醫院有外科等手術。


 


結果,抽取膿血檢驗,發現在是病菌和白血球,女醫生說,目前有兩個方法,就是吃抗生素和「雙氧水」(我不知怎麼寫);另一個就是等細菌培養所出來才吃那些藥,但要七至十天後才知是屬於什麼菌。最後papa決定只要「雙氧水」和「頭套」(這是防止動物去抓傷口用的),花掉七百塊。


 


昨晚的bingo就是這樣度過,牠的傷口其實是很疼痛的,因為我要幫牠擦掉膿血牠都不讓我碰,醫生要剪毛也沒辦法,因為一碰牠就痛得叫起來!


 


今天起個早,直奔台大動物醫院,醫生一看到就直接把bingo染有血跡的毛日撮撮的拔掉,我看了都痛!可是沒有辦法,後來因為bingo會反抗,醫生就說需要打鎮定劑,然後剃毛,(好不容易把之前檢驗時剃掉的毛長長了,卻又得再剃)再上藥,用刀片劃出膿血,手下按著的bingo雖然藥效發作,可是牠還是有點發抖,我也只能在牠身邊呼喚牠,安撫牠,可是卻突然發現有一團的東西在膿血裡,抽出象是紗布的東西,後來醫生說可能是皮下毛,不過,在看到這裡時,我覺得自己要暈了,太噁心了,當醫生用東西去挖去掏出這些膿血和毛撮時,沒吃早餐的我覺得眼前一片西暗,趕快找地方坐下,因為一股受不了的暈眩感。


 


後來休息一下,出去手術室等候,結果papa也受不了,說頭暈,冒冷汗,我們個都在外面等。後來結束後,bingo的鎮定劑藥效退去,bingo開始會對我們搖尾巴,不過抱牠下檯子時,走路還有點不穩, 最後再補上止血和消炎兩針,才大公告成!


 


付了三千六百一十元,戴上昨晚買的頭套,全了藥包,才回家。


如果三天內沒有起色或消腫,bingo需要再動另一次的手術,不過,一星期後,bingo還是要去復診。


今天開始,bingo又要吃藥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