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天.迷惘






夏天.迷惘


 


夏天。


 


夏天終於來了,炎熱。


 


那一季,熱得讓人受不了。一天沖五次涼,幸好,水還沒變溫。在姐姐打來的電話中哭訴,這樣的夏天,太要命了!


 


那年,暑假,樹蔭擋不住的陽光和熱氣。宿舍裡沒有多少人,不少朋友都旅遊去,每天她穿了短褲和背心,帶著結冰的礦泉水瓶,到宿舍的大堂混日子,或是看報或是就這麼坐著發呆,不為別的,只為了大堂裡有冷氣。


 


那一天,她一個人坐著看報紙,報紙都被翻完了,炎熱還沒退去。他一個人,見過的,但不認識。「這裡真的很熱,不過我去過很冷的哈爾濱。」無聊的聊起來了,用他不熟悉的中文。他是來找朋友的。


 


以後,他們總會在大堂碰到。也總是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起來。


 


不知道是生活過得太單調,還是她想找個人陪她,像他一樣陪他,在那一季桂花盛開的季節,還有那樣一個他。不過,她始終知道,眼前這個他,永遠不會是以前的那個他。


 


後來的日子,還是一樣炎熱。她,還是念著那個桂花的季節,在心最深處。他漸漸的常出現在她面前,這時候,是為了她。女人說不出來的敏感,讓她感覺到他對她的不同。他的朋友開始在看見他或她的時候開始起哄,因為他的朋友中,也有她的朋友。


 


一直以來,她都是微笑而淡然的。「這些都是我親手煮的菜,你試試看。」那天,在他多次的邀請下,她去作客,不過,硬是拉了另一女伴去。她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,代替品?


 


銀杏樹,高高的。不過,她不喜歡杏仁茶。兩者,相關嗎?在情人節,他被慫恿地送了一朵玫瑰和巧克力給她。她收下了,卻害怕了,因為這是要付出代價的。「我以前有一個很喜歡的韓國女生,不過她回國後,我不知道她還會不會回來,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忘記她,但是我想我應該對你好。」還是不流暢的中文。


 


這是表白嗎?她卻更想逃了。因為不想傷害他。「我以後工作後,一定把所有的薪水給你,你要我去你的國家住,我也會跟你去。」那天,他說了很多。她明明知道對他沒有男女間的感情,即使曾有以他來代替他的想法。


 


她從來就不能喝酒,即使在那一段日子裡,那一個冬天,沒有桂花的季節裡,她曾想過放肆的生活,總隨著朋友去pub,學著人家喝酒,然後再由朋友陪著去吐到癱在地上,扶著回宿舍,然後沒力氣的睡著。她不想過那一種只有哭泣的日子。


 


後來,他也漸漸的沒有來找她,她,有點如釋重負,卻有點擔心。因為,聽說,他有點難過。不過,總比傷了心要好吧!


 


所以,那一個夏天,仍是她一個人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