桂花的記憶

桂花的記憶


 


 


那一年的桂花,好像開得特別多。


那一年的冬天,感覺特別的冷……


 


桂花開了,在教學樓外,就在系館的旁邊。在深秋的早上,在深秋的午後。一陣一陣的桂花香,陪著她上著沉悶的課。


在一個灰色天空的早上,在騎著腳踏車上課,上坡時,碰見了他,笑了笑,就趕著上課去了。那一次,並不是第一次見面,卻是第一次打招呼。


 


後來,她和他之間熟絡了。在那樣一個深秋,一個有桂花香的季節裡。卻也埋下了分離時的痛。


 


她喜歡把桂花採擷,然後放在鉛筆盒裡,芳香不持久,就像是與他的愛戀一樣,沒有結局,她深深明白,所以不敢靠近。


 


那一個深秋,她知道他們之間不可能會有結果,所以對他總是盡量保持著冷寞,可終究啊!人是有感情的動物,男女之間的曖昧終會有劃明的時候。


 


以後,她珍惜有他陪伴的日子,不再一個人做飯,也不再一個人吃飯。「你只有在做飯的時候,最像一個女人。」他這麼對她說,用他懂的中文說。因為她長著一張娃娃臉,個兒小,平常都有人不相信她早已是大三了。


 


那一個季節,過得很快,她一再壓抑自己對他的放任,因為她知道,自己對他的愛戀,而他,沒有辦法承受這麼多。


 


「我不是揮之則來;呼之則去。」不記得是為了什麼事,她這樣對他說。然後自己再躲在棉被裡哭,哭了一個下午。


 


「我走了兩個小時,買了它給你,希望你喜歡,我喜歡你,所以不會對你作出這樣的事。」這是他用著短時間學來的中文寫的便條,還有因為她的那一句話,作出了解釋,以及一隻黃色的小翠兒。


 


她哭得更厲害了,她希望他對她好,也希望他對她不好,這樣在他走後,她還可以活得好好的。可是,她還是再次的讓自己沉淪在這樣的感情世界裡。她不想回頭!


 


但是,桂花的季節過去了,很短。就像是她和他之間。冬天的寒冷,不會比她的心更冷。他要走了,回到屬於他的地方。「我喜歡你的小手,還有你做的飯,還有摸一模你長長的頭髮。」再也聽不到他這麼對他說。即使她早知有這一天,心,還是一陣一陣的痛著。


 


在他要離開前,他們一起去旅行了。想把這一切,留在記憶裡,最深的那個地方。在那之前,他們並沒有什麼合照,然後這一次,他在她拍照時,一直走進鏡頭裡,也許,他也只有留在鏡頭裡。那一次,拍了很多合照。


 


旅行中,走累了,哭累了,他背著她走。「明天,你不要哭,回去,我給你打電話,給你寫信。」她答應了,說好送機時不哭。離別的前一個晚上,沒有言語,因為一句話,都會惹來眼淚的決堤。


 


但是後來,她躲起來哭,哭了好久好久,哭得好累好累……天亮了。他得走了。


 


在機場裡,她這一次沒有眼淚,因為答應了他不哭。「來,再拍一張照。要好好照顧自己,我會打電話給你。」照片裡,是傷心人的影子。目送他進了海關,他們之間不再有言語。


 


轉過身,她的眼淚沒有停過。不管路人怎麼看,眼淚就是不聽使喚的流落。在回程五、六個小時裡,眼淚還在流著。


一年以後,她和他,在另一個國度的機場見面了。她知道,她只是想看看他,因為時間和空間,改變了他們。他依舊是他,她也還是原來的她,只是他們都明白,再也回不到從前了。



 


 


 


 


時間,真的走遠了……太多的事,回不到從前。


有時,回憶中,會有這一段美。

期待





〈期待〉


總是……


在寒冷的冬天


期待炎熱的夏天


在酷熱的夏季


期待秋風捲落葉


一年四季春夏秋冬


一季一季的過去


歲月在指縫間溜走


過去的不覆返


未來是否追得到呢


現在


總是在期待中


許是有期待


生活才過得有希望


所以


我也在期待


你的歸期……

紀念日

三月三十一日


是我們的結婚紀念日。


其實,我們的結紀念日有太多了,你也會這麼說的,對吧!?


有時真不知哪一個日期才算是我們的結婚紀念日。


我們,第一個結婚日,是十一月六日,在台灣新竹法院公證結婚。


第二個結婚紀念日,同年,十二月,但忘了幾號了。在馬來西亞八打靈婚姻註冊處,註冊結婚。


同年,忘了是聖誕節前後,十二月,南下北上的趕場一樣。在我爸的故鄉,霹靂州,宴請親友後,隔兩天再趕到媽媽的家鄉,柔佛州,宴請媽媽的親友。


如此的忙碌後,取消了要在吉隆坡宴請我朋友同事的念頭。


隔年,我放下大馬的一切,來到了有你的台灣,開始我們共同的生活。


終究,你沒說服你的父母,當初一切從簡的意願根本在老人家面前行不通。


三三一,再次舉行了我們在台北的婚宴。


可三三一卻也是最難忘的。因為,當天發生了一場大地震。


當天,當我正化著新娘美美的妝,一陣天搖地動,我還搞不清狀況中,家裡的長輩就叫著前一秒鐘還在玩鬧的小孩靜靜的待著,我還在狀況外的,覺得怎麼家裡好像坐在船上的感覺,後來被叫趕快幫忘扶著身邊的衣櫥,我才驚覺發生了什麼事。


這一下可不得了了,我可是頭一次碰上地震,而且還是相當大震級的地震呢!當天,還把當時還是工地的台北一0一給震掉了一個樑柱的。


不過,當天的婚宴還是照常舉行,新人還一樣的玩鬧了一番。


到了今天,我們的婚姻關係也走過了這幾個年頭,但當時的一切,還一樣鮮明的在我腦海裡。


所以,我記得,三三一,是什麼日子!哈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