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日大計劃

再過幾天就是生日了,嘿!今年的生日,計劃來個改變,哈!不敢說大改變,不過,嗯!也不小的改變就對啦!


 


計劃今天逐一開始進行,那就是兩三年沒換眼鏡了,大近視眼的我就想換一副夾墨鏡的眼鏡囉!本來預計最多三千塊,哇!結果呢!討價還價,從一萬一到定價七千塊,可我還是覺得貴,雖然說用超薄鏡片再加雙抗(抗輻射抗UV)的鏡片,但是還是超出我的預算太多了。


 


其實一般人換副眼鏡可能也兩三千塊就可以,可是大近視再加上深度散光,唉!我的眼鏡就要比一般的貴上不只一倍,甚至兩三倍。最後,因為我實在需要一副墨鏡(原有一副沒度數的平價墨鏡,需要戴隱形眼鏡才派得上用場)的理由,才決定要配這副帶點粉紅的鏡架和茶色的墨鏡片,而且硬是再向那個服務生(不知是主任還是什麼,因有兩個人招待我!)減了一千,嘻!結果的結果是六千塊成交,而且要他三月後交貨,不管他們要訂作還是怎麼樣,反正我事先聲明三天能拿我才要配,因為要出國了啦!


 


至於第二個計劃呢!就是改變髮型啦!現在的頭髮算中長吧!還沒到腰,一年前是短髮,也就是說一年沒修過髮了,所以這次要大手筆,再想著是要燙捲還是燙平?要全染還是挑染?我可是從來沒染過髮的,怕傷了頭髮,我的髮質可是不錯的,但想了想,反正頭髮會長嘛!壞了就剪短重新再留就好了!嗯!所以還是決定要燙也要染。


 


這樣一來又要花錢了,少說又要兩三千塊了吧!算一算,哇!快一萬塊了!就不敢再想第三個計劃了!哈哈∼這就是今年的生日大計了!^_^


 

活潑有活力的bingo


昨天去寵物醫院買bingo的牙膏和零食時,就問獸醫可以不看病為bingo買止痛藥嗎?醫生問是止什麼痛,就跟他講bingo的病情,髖關節,醫生就介紹一瓶五六千塊的藥,說這種藥比較沒有副作用,可是一瓶藥丸只能讓目前體重約廿五六公斤的bingo吃一個月半。


papa說他都沒吃過這麼貴的藥呢!我也沒有啊!誰叫他買了這麼一隻「病狗」呢!結果還是買了一星期份量的藥來試試,所以昨天就花了一千塊買藥,另外還買四百塊的牙膏和兩百塊的零食。


昨天回來讓bingo吃了藥,今天的bingo確實是好多了,精神不錯,而且出門玩還又跑又跳,跟生病前的活潑好動一樣,不像生病時,有時高興卻因為腳痛而沒辦法跳起來,想跳,也會被我們阻止,但是今天看到牠精神這麼好,而且跟生病前一樣有精力,真的很開心,但另一方面也有點擔心,怕牠太依賴藥物,要是哪一天不吃藥,會不會腳又痛,或者有更嚴重的後果?


不過,目前只要能减輕牠的痛,適量的藥物,應該還是需要的。反正藥量只有一個星期的份,就看看接下來的日子是否有好轉,那也可以减低藥量了。


看到bingo跑得讓papa追不到,跑得會讓papa喘氣,那就是正常的bingo啦!

今年的情人節


二月十四的情人節的早上,我家的那個竟說去看油菜花田,這…真是太難得了!


兩人一狗的,驅車前往苗栗,想說看到報上報導說走一二一,結果找不到路,轉進了一二八,哈!竟看到一片黃澄澄的花田,早就有好幾台車停著,不少人在田裡拍照了!


想當然,我也趕快下車準備大按快門,拍了一張狗爸和bingo後,想來張人比花嬌的照片,卻發現了讓我足以「抓狂」的事,因為看到了相機螢幕上出現的「更換電池」這四個字。


結果的結果,就只好用眼睛賞花,沒辦法將美景拍下給大家欣賞囉!那時剛好另有一對情人或夫妻的,要我們家的bingo入鏡,知道我的相機沒電,就用了他們的相機幫我們一家拍一張,說要電郵給我們,結果還沒收到囉!


後來由於看到看板說附近有「飛牛牧場」,就去囉!嗯…還不錯,牧場大,有牛有馬有羊,還有鴨子和一些魚。有一大片的草地和山坡,讓bingo玩得不亦樂乎呢!而且還意外發現,這是目前電視劇「雪天使」拍攝的牧場,還有木屋也是場景之一呢!另一間現在的販賣中心也是之前「薰衣草」玻璃屋的場景。反正看了這些更懊惱相機沒電,不能拍下來啦!


但是去走走,呼吸郊外清新空氣,放鬆身心,也算有收獲了。

寫信


喜歡收到信的那種感覺,那種用信紙寫的信。


 


當我去書店買信紙時,隨行的台灣朋友就說都這個年代了,怎麼還有人寫信?我就是那種堅持的人。說到堅持,曾有人說我是一頭固執的驢子,說這句話的人,也早沒有了音訊。


 


記得是十二歲那年開始了喜歡書信的來往。那時還把個人資料寄到書報雜誌上刊登,認真的交起了筆友,起初還收到好幾十封信,每一封都回信,還搞到被父親罵,說不好好唸書,每天都寫什麼信的,浪費錢。後來也知道篩選,選那些字寫得漂亮,年紀相近的,文句好的筆友來交往。


 


那時每天下了課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信箱收信,那段時期幾乎是每天都有收獲,後來連郵差都開始認識我了,因為每聽到郵差派信時按摩托車的笛聲時,我都會跑出去等信,要是沒信,郵差還會跟我說明天就有信了。


 


後來上了中學,課業忙,有的筆友寫了幾封信,不知怎地就沒了音訊,而我呢,卻是來信必回的人,到今天也還是這樣,無論多忙,我也都會抽空回信。不過,隨著時間和歲月的流逝,在書信中度過了青春少年最真的時期。


 


現在筆友沒有幾個,但是交了十多年的筆友,而且還在持續有書信來往的,只剩下兩個了。那一位交往也有十年的外國筆友,從來沒見過面,只有從照片上得知對方的長相,書信來往內容也平淡得很,但我們還保持聯絡。另一位筆友,認識至今也許有十五年了,見面的次數是五個指頭也數得清的,我們卻從年少時聊到今天各自成家,從當初暗戀的情愫聊到雙方的家庭,從我由家鄉到外地升學,再到國外留學,然後再嫁到異鄉,她還是與我有著魚雁往返的堅持。


 


說到留學,那兩年的時間裡都沒回國,在那裡,郵差一天送兩次信,一星期七天都有派信,所以那時每天中午下課,還有傍晚下課,回宿舍的第一件事也還是開信箱。那段在異鄉的生活,信,是一種可以慰藉人心的,無論是家書或朋友的來信,都每天的生活帶來一份期待。


 


在國外寄信,這才發現還是大馬的郵費便宜,因此,在國外寫信,都得用那種「吹彈可破」的信紙來書寫,這樣信件輕,郵費自然就便宜了。


 


雖然隨著科技發展和進歩,許多人的聯絡方式是靠著電子郵件或手機,我當然不會排斥,不過終究還是喜歡寫信時的分享,喜歡收信時的喜悅。過年過節,還收到親友親筆寫的賀卡,那一份喜悅,是心底深處的歡愉。從信上,以信紙或書法,可以看出執筆者的心情,與對方也更有共嗚。


 


這些年來的信,我從沒丟過,丟過的信,是最初照單全收的筆友信,所以家裡是一箱又一箱的信,爸爸媽媽搬了家,不知把那一箱箱惹塵埃的信怎麼處置了,我也沒過問。後來要出嫁了,東西收一收,也還是收出一箱的信,甚至還有我在國外留學,家人和朋友寄給我的信,也在回國時一併帶回國,可是要嫁到異鄉,這些信總不能當嫁妝帶著,只好又往老家擺,這一放,也不知家人如何處置了。


 


寫信和收信時,總會有一個習慣,那就是都會在信封寫上日期,這樣我就知道那封信什麼時候收到和什麼時候回了信。


 


所以我的書房裡,有著一抽屜各式各樣的信套和一抽屜親友寄來的信,還有一個個的小故事,都在信的世界裡。